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 > > 正文

教師的合法假期何以成了“假期”?

上传时间:2018-07-25 17:23  来源:www.akioota.net  手机版

教師的合法假期何以成了“假期”?

假期
 
教師值得社會其它行業人員不明真相羨慕的一個優點就是,一年能享受寒暑兩個假期。然而隨著教師承擔的諸如扶貧、防溺水等不定期動態完成的廣義教學任務的增多和加重,教師的這點合法可憐的假期也逐步演變成了徒有虛名的“假期”。
 
臨近放暑假,廣西賀州某教育局對轄區內的中小學下發了一份文件,文件規定:
 
從2018年7月9日開始,義務教育階段學校的教師,按正常上班時間上.下班,按要求做好檔案的整理工作,請各校務必通知到每一位老師。
 
學生假期有“暑假作業”,該教育局的這份文件,被認為是當地教育主管部門臨放假給老師布置的一道“暑假作業”,這樣理解,應該說是非常準確和絲毫不誇張的。
 
其實,早在學期教學工作進行中,賀州當地老師早就被類似的“文件”限制過“自由”了:為了搞好扶貧工作,老師離開市區三天的必須事先請假,手機不能關機,要做到隨叫隨到,因不遵守規定,造成後果的,將追究當事人的責任。
 
以斑窺豹,僅限制假期這一點,事實敘述到這裏,社會上其它行業的人們,聽到看到後,還愚昧地羨慕老師職業的輕松自由嗎?
 
目前高壓的教育教學環境下,就是老師真的實實落落地享受了一年兩個多月的假期,那也是老師一種得不償失的“病休”:它是老師用十個月的高強度高密度勞動,嚴重透支身心健康後,換來的一次短暫的能量補充和精神調養機會。
 
給老師的這點假期,其實,就是留老師用來“療傷”的,剛買的新車開五千公裏還得換機油保養唻。就是沒有外界打擾,假期老師都“睡不醒困”:還在直打哈欠直伸懶腰時,耳邊又傳來了新學期開學上課的鈴聲。
 
何況現在,還沒開始放假,教育主管部門及學校就一個事接一個事地進行壓摞安排,這還叫假期嗎?分明已變成了“假期”!
 
《教師法》明確規定:教師享有按時獲取工資報酬,享受國家規定的福利待遇以及寒暑假帶薪休假的權利。廣西賀州的某教育局難道沒見過沒聽說過,不懂《教師法》嗎?
 
這“文件”踩著“法律”難道不覺得硌腳?
 
老師日常苦,苦在:工資低,雜務多,課時負擔重,迎接的檢查多,家長來校無理取鬧,及社會上的人骨子裏的看不起。原來有點假期,還能當佐料調整調整精神,對外界炫耀炫耀,現在僅有的這點被人羨慕的權利又被壓縮或剝奪了,教師的日子還談得上一絲潤澤和輕松嗎?
 
老師,首先是普通人,是一群幹活多了重了也累也想休息,該發的工資不如數兌現也知道生氣也想講理,有時間也想照顧照顧家庭老人孩子的普通人。
 
然而,他們天然善良懦弱,工作中,總是逆來順受,任勞任怨,教學生“一份勞動一份收獲”“是非分明”等道理時,能說得頭頭是道呱呱的,但輪到自己踐行這些道理時,就變成啞巴了。
 
他們是標準的老實巴交的“門裏猴”。對一些形式主義的教學工作以外的事,看不慣了,受不住了,最多說幾句累急了的怨言,分配給自己的工作,該怎麽幹還怎麽幹。
 
因為意向中有法定的假期,老師們就提前安排了一些假期裏與家人一起放松放松的自由活動:走走親戚,旅遊旅遊,搞點家庭經濟文化建設等。然而,老師的這種個體私密的自主安排,卻與教育部門的“暑假作業”發生了沖突,不尷尬嗎?
 
人在旅途,突然接到了回家“扶貧”的通知,你是回還是不回?回,自己假期的“輕松”就事實地變成了“緊張”;不回,你是“單位人”,“端人家碗就要服人家管”,難道你就不怕“後果自負”嗎?
 
其實,“扶貧”,老師還真幫不上貧困戶什麽大忙:
 
用錢“扶”,自己剛能吃飽飯,瘦弱地站在挺著啤酒肚的“貧困戶”面前,底氣就不足;
 
用技術“扶”,老師除了會“寫字”“教書”以外,那些真正的脫貧致富經驗技術,老師還真是一頭霧水,就是臨時看看有關書籍,現學幾句皮毛話,說給“貧困戶”聽,他們也不會信服,當然更不會照做。
 
所謂的“扶貧”,也無非就是要老師到農戶多跑跑腿,教教他們如何圓滿地回答檢查人員的問話,填填表,讓戶主簽簽字而已。
 
但身已離開家的老師,明知叫自己回去無非就是這些事,心仍不安。接到通知後,很生氣,但還得回:自己一家人旅行“半途而廢”不要緊,單位安排的“暑假作業”,如果不按時完成,行嗎?除非你“不想好了”?
 
假期不讓老師“補課”,現在老師都能言聽計從,乖乖的配合了,因為你一“動”,“緊箍咒”一念,你就“頭痛”,誰跟快活有仇?誰想拱著去“頭痛”?
 
原以為,假期“不參加任何形式的補課”,老師就可以輕松“裸玩”了,沒成想,沒有“驢事”卻有“馬事”。看來,實質上都是“一碼事”:老師假期甭想消停。
 
唉,就說到這裏吧,寫多了,墨水雖然不要錢,但要流量和電費。還是叫老婆帶家人和孩子出去玩吧,自己得趕緊回家,在家裏手機打開等著,說不定學校馬上就得來電話有事……
 
作者:曹永亮,中學高級教師。工作期間先後擔任教師.團委.教務.校長等工作,業余愛好籃球和寫作,近年來先後在當地紙刊和各地微刊發表各類文章二百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