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 正文

三岁女童王凤雅之死 凶手竟是最亲近的人

上传时间:2018-05-29 14:09  来源:未知  手机版
         去年9月,河南省太康县2岁半的小朋友王凤雅被查出视网膜母细胞瘤,其父母利用多个网络众筹平台为她募捐,5月4日,3岁的王凤雅小朋友不幸去世。网上流传甚广的一种说法是,小凤雅的父母通过众筹平台募捐到至少15万元,但是最终,这些钱却没有用来治疗小凤雅,导致她的死亡;小凤雅还有一个患唇腭裂的哥哥,由于重男轻女思想作祟,钱都用来治疗病情并不严重的哥哥了。网上的争议延伸到现实中。“爱心人士”报警,寻找小凤雅的父母。而上海的一个公益组织,则赶到河南农村,对小凤雅的母亲杨美芹进行“监督”、骚扰,双方甚至在医院中发生冲突。 到昨晚,在当地警方、媒体等相关机构的介入下,事件过程却又反转了:    第一,小凤雅父母在水滴筹平台并没有募集到15万(这只是筹款目标),而是约3.6万元,这一数额得到了众筹平台的证实。第二,所募集到的款项,并没有挪作他用。小凤雅的爷爷告诉记者,为小凤雅看病之后还剩下1000元,将捐给相关部门。当地警方经过调查后也认为,募集到的款项并没有被挪用。     第三,网络爱心人士最大的指控,小凤雅的母亲杨美芹,把爱心捐款用在了治疗儿子的唇腭裂上,此事不成立。 5月24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致电由李亚鹏创立的北京嫣然天使儿童医院,得到证实:小凤雅弟弟到北京治疗唇腭裂的费用,是嫣然天使基金会出的,“术前检查和手术都是全部免费的,家属只需要承担往返交通费用和住宿费用”。        

         ▲红星新闻的相关报道    按照红星新闻的说法,这完全不是什么捐款被挪用的诈骗,而是来自城市的伪善的公益人士,对农村苦难的赤裸裸的一次围猎行为。在整个事件中,小凤雅和母亲杨美芹,是某些人用来表演的布景。要知道,有一篇爆款文章在结尾的时候发出了地球上最严厉的指控:应该以故意杀人罪来指控小凤雅的母亲杨美芹,因为她重男轻女的思想,导致一个小女孩生命的丧失——在完全没有搞清楚事实之前,某些公益人士怀着超强的道德优越感,到落后的河南农村进行了一次扫荡。     我们在朋友圈经常可以看到类似的求助帖子:身患重病,无钱医治,呼吁社会伸出援助之手。通常,这样的求助帖会有一个悲伤的故事·,并附上病人的病历。能够募集到多少援助,很大程度上和病人的影响力和故事的感染力有关。      
三岁女童王凤雅之死 凶手竟是最亲近的人
         ▲水滴筹的声明    小凤雅是河南农村的小孩,母亲杨美芹是一个农民,都毫无影响力可言。但是,幸运的是小凤雅的故事比较悲伤,她的眼球快掉出来了,对着镜头喊了一声“救命”,是这一声呼喊打动了陌生的网友。你不得不感叹移动互联网的伟大,在落后的河南农村,一个自称不识字的农村妇女,已经能够熟练运用微信和众筹平台了。但是,我们可能过高估计了小凤雅那声“救命”的影响力,事实上她只获得了3.8万元的捐助,距离治疗费用还很遥远。在大热点纷至沓来的新媒体时代,一个小女孩的生命,并不足以获得持久的关注。真正让这一事件进入公众视野的,是小凤雅母亲杨美芹的一条朋友圈:“大的地方就是不一样干净,”。这是一个河南农妇对首都北京的礼赞,正常情况下她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到这么高大上的地方。这句话中配了6张医院的照片,网友注意到,那不是小凤雅,看的也不是视网膜母细胞瘤。      

         ▲杨美芹发布的朋友圈截图,时间是“2017年12月2日”    这个妇人正在挪用善款,她还竟然打车去的医院——到这个时候,网络才开始沸腾起来。接下来,就是有影响力的“爱心人士”介入,上海的公益组织介入,一个野蛮、落后、残忍的河南农村家庭,就这样诞生了。 这可能是一次主题先行的表演。我们可以假想一种情况,如果杨美芹拿这笔钱,修缮了农村的破房,或者她只是大吃大喝,花掉好几千,人们可能都不会如此愤怒。让网友震惊的是“天,她竟拿着女儿的救命钱去救儿子”,重男轻女很符合北上广等众多爱心人士对河南农村的想象。让很多网友愤怒的,或许并不是善款“挪为他用”,而是杨美芹拿钱去救儿子而不是女儿。爱心人士义愤填膺,但却把找人一问就能搞清楚的一个事实给搞错了:患唇腭裂的是小凤雅的弟弟,而不是哥哥。      

         ▲“爱心人士”发布的微博    也许小凤雅的家属隐瞒了什么细节,但还不至于到“诈捐”的份上,只不过到这时,即便巧舌如簧,也已经百口莫辩了。一个农村妇女,在充满正义感的大城市爱心人士面前,是注定失语的。农妇去田里干活,一个上午联系不上,就会被爱心人士宣布“失踪”。但是,一个乡村妇女,明明是不会像你们城里人那样,5分钟刷一次微信啊。让这些城里人正义感爆棚的,恐怕并不是什么爱心,也不是正义,而是社会上正义的普遍缺失导致的焦虑,使他们必须去寻找一个来承担罪责的客体,很不幸,杨美芹成了猎物。这些城里人必须要用杨美芹的小,来证明自己的正义和善。我敢打赌,在真相大白的时候,他们也不会道歉,而是来一个华丽转身:搞清楚就好,大家都不容易,理解万岁——但是,你们从来就没有真正理解过苦难,也没有理解过世界,你们理解的不过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