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民生 > > 正文

你所看到乡村田园诗意究竟是怎么样的

上传时间:2018-05-13 12:54  来源:未知  手机版
        我认为,观察乡村人文现象,这是一起有代表性的事件。     在广东省湛江遂溪县官湖村,企业家陈生筹建了129栋共258套别墅,准备无偿赠送给村民使用。但让他始料未及的是,有村民却提出子女已经结婚或即将结婚,希望再分多一两套;有户口早已外迁的原村民联名写信,也希望回村分房……    如今,别墅分不下去不说,还遭到了人为破坏。    此事也引起了京东创始人刘强东的共鸣,他对此评论称,“初衷非常好,不过农村非常复杂,稍有不慎就会引火烧身!明明大好事也会引发无数矛盾甚至指责……我现在两个村负有直接扶贫责任,也是小心翼翼……”     作为一个从乡村走出来的有着多年乡村生活经验的农家子弟,我当然对此有更深的感触。    

        长期以来,我们似乎一直被教导,乡村生活是富有诗意的,乡村的人们虽然贫穷、没有文化,但人心是善良厚道的,他们的情感,和乡村自然环境一样是原生态的;精明算计、尔虞我诈那一套,是城里人的专利……     但可惜,这并非乡村的真相,或者说,并非全部真相,田园牧歌式的表象之下,其实隐藏着令人难以直视的人心的溃败。    

        1    清明小长假,我回到湘中老家给父母扫墓。扫完墓,决定去看看那栋现已无人居住的老房子。我在那栋老房子里长大,至今墙壁上还留有童年时的涂鸦。当年居住条件有限,两层小房子下面为牛栏,上面住家,兼为我的读书之所。    上中学时,我将其命名为“牛楼书斋”。博客时代,我的博客名字就叫“牛楼斋主”,并一度以此为笔名在本市一家报纸开过专栏。    说这些,是想表明,这栋老房子有着不一样的份量,它维系并安放了人到中年的我对故乡、对童年的念想。 然而,这种念想正遭到粗暴破坏。到达现场才发现,邻居在加盖新屋时,为了扩占面积,将我家老房子的屋檐拆掉,部分房梁也被锯断,乍看上去就像被剃了一个癞子头——上房揭瓦,在传统社会里历来被视为施加给对方的一种非常大的羞辱。他为什么要这样?    
你所看到乡村田园诗意究竟是怎么样的
        事实上,这位邻居有着令人同情的遭遇。他长年在外面打工,一次因意外事故受伤,落下了残疾,但一直得不到相应赔偿。前几年我回乡时,他拿出一叠申诉材料找到我,我怜其不幸,但人微言轻,爱莫能助。后来,据说还是当地政府出面,为他争取了权益。 但是,他这样的受害者角色,这种公共语境中的底层身份,在另外的场景下,一转身就成了加害者。     在本文开头那起广东富豪给乡亲盖别墅却惹出麻烦的事件中,当地一些人为多捞些“好处”而宁愿将事情搅黄,不知道别墅捐给谁是捐助人的权利,更没有意识到此举会对捐助者构成伤害。    我的这位邻居,也许没有想到,他侵占我家的那丁点地方,对他的实际收益几乎没有什么影响,但对我来说,却是一种难以接受的情感上的撕裂。为了占点小便宜而不惜让别人去承担巨大代价,这不正是鲁迅所批判的国民劣根性之一么?    

        2   如果说,占便宜的心理更多地运用于熟人之间,面对陌生人,一些“淳朴”乡民的伦理底线会进一步下移。有些年轻人在外地从事偷鸡摸狗乃至拦路抢劫的勾当,但在本地,他们大体上守规矩,待人有理,行事低调。    同样一个人,面对熟人社会与陌生人世界,可能会呈现两副完全不同的面孔。 这也能很好地解释发生在许多旅游景点的宰客现象。无论是“青岛天价大虾”,还是“三亚天价海鲜”等恶性宰客事件,苦主都是也只能是外地人。     另一则令我记忆深刻的报道是,去年某个时候,多名游客在庐山旅游购物时遭遇店家价格欺诈、强买强卖,原本8元一斤的草药,打成粉末后变成了8元一克。游客拒绝付钱被威胁“不付钱让你爬不出庐山”, 最终他们只能花费两三千元不等买平安。    

        我本人也曾享受了这样的“外地人”待遇。 前几年在桂林遇龙河漂流时,撑竹排的船家示意我们上岸去吃当地特色的烤鱼,称这是必选项目。这样的强迫消费虽然令我有些不快,但想着船家也不容易,这是他们赚外块的一个途径,可以理解。于是上岸,见招牌上写着烤鱼每条10元,要了两条,没想到结账时说是每条100元,与其力争之,迅速围拢来几个面带凶相的壮汉,并拿出招牌来,“10”后面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极细小的“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