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 > > 正文

林黛玉除了愛哭鼻子,還有一個眾人都不及的天賦!

上传时间:2018-07-23 16:47  来源:www.akioota.net  手机版

林黛玉除了愛哭鼻子,還有一個眾人都不及的天賦!

一直以為黛玉是一個憂傷的小姑娘,可是當了解她越多便越覺得黛玉不是這樣的。黛玉確實很愛哭,但是她也很愛笑、愛開玩笑,甚至很多時候她就是大家的開心果。王熙鳳是一陣風,她到的地方就有歡聲笑語,有黛玉在的地方同樣有這樣的效果。
 
林黛玉道:“這算什麽。惟有前年正月裏接了他來,住了沒兩日就下起雪來,老太太和舅母那日想是才拜了影回來,老太太的一個新新的大紅猩猩氈鬥篷放在那裏,誰知眼錯不見他就披了,又大又長,他就拿了個汗巾子攔腰系上,和丫頭們在後院子撲雪人兒去,一跤栽到溝跟前,弄了一身泥水。”說著,大家想著前情,都笑了。
 
湘雲常常到賈府來玩,她的到來總是會給慵懶腐朽的賈府帶來一抹光亮,所以大家都愛她來玩。雖然她和湘雲常常鬥嘴,但是黛玉卻是最喜歡湘雲的人,鬥嘴就是她們之間相處和聯絡感情的一種方式,湘雲做過的有趣的事兒她都記得。
 
黛玉的語言是有感染力的,她只是把湘雲當初搞笑的事情說出來,就把大家都逗笑了。寶釵也說了湘雲過去好玩的事兒,但是大家都沒有樂也就是覺得很平常而且。但是黛玉講出來就不一樣了,黛玉繪聲繪色描述,讓大家回想到那個場景,不自覺就笑了。
 
黛玉給大家帶來的快樂是從身邊的一點點小事開始的,她很善於發現,找到大家最有意思的地方,她開的玩笑,讓大家開心,也讓被開玩笑的人喜歡。
 
探春起詩社,最有興致的人便是李紈和黛玉,她們兩個人給探春出謀劃策,讓詩社變成了快樂的集聚地。第一次給大家提出不要姐姐妹妹這些輩分的束縛,可以學詩人起號做詩翁的人便是黛玉。起詩號這樣的事兒如果沒有點樂趣那就顯得太平淡了。
 
黛玉笑道:“你們快牽了他去,燉了脯子吃酒。”眾人不解。黛玉笑道:“古人曾雲‘蕉葉覆鹿’。他自稱‘蕉下客’,可不是一只鹿了?快做了鹿脯來。”眾人聽了都笑起來。
 
黛玉能夠這樣別致的搞笑,即是有豐富的文化底蘊,也是讓大家的關註點都留在探春身上,不辜負了她起詩社的雅興,也給大家帶來很多的樂趣。探春和黛玉的關系很好,自然也不會生氣,她反而給黛玉取了另一個極美的號“瀟湘妃子”。

林黛玉除了愛哭鼻子,還有一個眾人都不及的天賦!

黛玉平日裏沒事的時候最喜歡的就是讀書和寫詩,詩社正合了她的心意。詩社本是有點枯燥的事情,要是沒有個調節氣氛的人,想要把這事做好是不容易的。黛玉因為喜歡,所以她願意做好這個角色,給大家帶來快樂。
 
因為劉姥姥的一句話,惜春便要繪制大觀園的全景圖,因為惜春不太懂,寶釵便幫她出主意,說著需要采購的物品,寶釵說完了以後,黛玉就補充了一句話,便把大家都逗笑了。
 
黛玉忙道:“鐵鍋一口,鍋鏟一個。”寶釵道:“這作什麽?”黛玉笑道:“你要生姜和醬這些作料,我替你要鐵鍋來,好炒顏色吃的。”眾人都笑起來。
 
黛玉的玩笑總是可以把大家都逗樂了,這就是黛玉的魅力。
 
黛玉又看了一回單子,笑著拉探春悄悄的道:“你瞧瞧,畫個畫兒又要這些水缸箱子來了。想必他糊塗了,把他的嫁妝單子也寫上了。”探春“噯”了一聲,笑個不住,說道:“寶姐姐,你還不擰他的嘴?你問問他編排你的話。”寶釵笑道:“不用問,狗嘴裏還有像牙不成!”一面說,一面走上來,把黛玉按在炕上,便要擰他的臉。
 
沒事就找一下寶釵的茬兒這是黛玉幹得出來的事兒,但黛玉的玩笑都無傷大雅,只為讓大家開懷一笑。黛玉從來都不是悶悶的人,只要她願意她就可以調動大家的都活躍起來。
 
寶釵一直都是外熱內冷的人,大家其實和她總是有距離感,有黛玉不時開她玩笑,讓寶釵變得生活化、有人情味兒,也讓大家更喜歡。
 
算起來黛玉真的是大家的開心果,她的玩笑不落俗套,而且生動有趣,把大家都可以凝聚在一起,都可以玩的開心。

林黛玉除了愛哭鼻子,還有一個眾人都不及的天賦!

冬天下了第一場雪的時候,大家齊聚蘆雪庵烤鹿肉、作詩,這絕對是大觀園濃墨重彩的一筆,而且黛玉給了大家一個極美的開場。
 
黛玉先笑道:“你們瞧瞧,孫行者來了。他一般的拿著雪褂子,故意妝出個小騷韃子樣兒來。”湘雲笑道:“你們瞧我裏頭打扮的。”眾人笑道:“偏他只愛打扮成個小子的樣兒,原比他打扮女兒更俏麗了些。”
 
黛玉笑道:“那裏找這一群花子去!罷了,罷了,今日蘆雪廣遭劫,生生被雲丫頭作踐了。我為蘆雪廣一大哭!”湘雲冷笑道:“你知道什麽!‘是真名士自風流’,你們都是假清高,最可厭的。我們這會子腥膻大吃大嚼,回來卻是錦心繡口。”
 
和湘雲的日常互懟,就是大家開心的來源。黛玉一直都是那個可以活躍氣氛的人,眾人都在的時候黛玉從來不會展露一點點的悲傷,她只會給大家帶來歡樂。
 
黛玉道:“人物還容易,你草蟲上不能。”李紈道:“你又說不通的話了,這個上頭那裏又用的著草蟲?或者翎毛倒要點綴一兩樣。”黛玉笑道:“別的草蟲不畫罷了,昨兒‘母蝗蟲’不畫上,豈不缺了典!”眾人聽了,又都笑起來。黛玉一面笑的兩手捧著胸口,一面說道:“你快畫罷,我連題跋都有了,起個名字,就叫作《攜蝗大嚼圖》。”眾人聽了,越發哄然大笑,前仰後合。只聽“咕咚”一聲響,不知什麽倒了,急忙看時,原來是湘雲伏在椅子背兒上,那椅子原不曾放穩,被他全身伏著背子大笑,他又不提防,兩下裏錯了勁,向東一歪,連人帶椅都歪倒了,幸有板壁擋住,不曾落地。眾人一見,越發笑個不住。
 
對於黛玉拿劉姥姥開玩笑這件事情一直都受到大家的詬病,讓大家覺得黛玉是一個尖酸刻薄的人。可是黛玉真的不是看不起或者是輕視劉姥姥,只是覺得劉姥姥很好玩,而且劉姥姥也是開的起玩笑的人,所以才會這樣做。如果黛玉不喜歡一個人,即便他是王公貴胄,黛玉都不會放在眼裏。黛玉心裏是喜歡劉姥姥的,所以才會記得她發生過得好玩的事兒。

林黛玉除了愛哭鼻子,還有一個眾人都不及的天賦!

黛玉給大家來到的玩笑,永遠是最精彩的。王熙鳳的笑話一般都是俗語,可是黛玉的卻更勝一籌,用詞雖簡潔,但是更加有趣。大家對黛玉的話說的越多大家的笑越歡,因為黛玉的笑話可是連續的,逐次深入,讓大家樂在其中。湘雲是笑的最誇張,笑的直接從椅子上摔了下來。
 
像這樣無所顧忌的快樂,真的很難得,這一切都是黛玉給大家帶來的。黛玉的天性一直都是一個活波開朗的女孩,可是因為在賈府要守的規矩多、要註意的地方太多,只有在詩社的時候,黛玉才能夠發自內心的快樂,她才會展現出真實的自己。像這樣放松的時刻只有大家在詩社的時候才能夠有,要是詩社常在,眾姐妹可以長聚不散,黛玉就能夠給大家創造更多的快樂。
 
其實在很多的時候黛玉都是給大家帶來快樂的人,可是為什麽大家只會記得她整天任性、愛哭的樣子,可以說這真的是對黛玉的誤解。黛玉父母雙亡、寄居賈府、和寶玉愛情也不知有無結果、一身的病,如果當這些集中在一個人身上的時候,任誰都不可能不傷感的,而且黛玉又是一個多愁善感的姑娘,所以愛哭也是正常。
 
比起愛哭,黛玉更愛笑,她真得可以算是大家的開心果,每一次聚會的時候都會給大家帶來歡樂,黛玉的悲傷是留給自己的,她的快樂都是給大家的。黛玉能夠得到很多人的喜歡,不是沒有理由,誰會不喜歡這樣天真浪漫又聰明伶俐的女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