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游戏动漫 > > 正文

留守兒童遊戲消費驚人:不打遊戲的留守兒童玩什麽?

上传时间:2018-07-29 17:05  来源:www.akioota.net  手机版

這已經不是“剪刀石頭布”或“馬蘭花”的時代了,指望靠屏蔽的思維禁止留守兒童接觸網遊等顯然太不現實,真正的問題是,學校、社會和政府職能部門在大文化層面提供給留守兒童怎樣的選擇?

留守兒童遊戲消費驚人:不打遊戲的留守兒童玩什麽?

網絡配圖
 
四川省內江市高樓鎮一個小山村,家裏連張像樣的桌子都沒有的留守兒童,卻能往遊戲裏充幾百塊錢。90後大學生農村支教老師蘇葉通過一個遊戲輔助軟件給癡迷手機遊戲的小新算了一筆賬,截至目前,小新的遊戲裏已經充了1000多元了。“一塊錢10點券,12308點券,他還有288塊錢的皮膚!”
 
“手機依賴”對於留守兒童來說,顯然比城市孩子要嚴重得多:一來,千裏之外的父母靠它了解“家情”。本就對孩子情感有虧,更不舍得在手機硬件上怠慢了孩子。這就是支教老師感慨的,“有的孩子手機比我的都先進。”二來,爺爺奶奶、姥姥姥爺帶的孩子,基本處於拿著手機隨便撒野的狀態。隔代教育既沒能力管,也寵溺著不想管。
 
成年人都難以抗拒的粘性電遊消費,孩子又怎麽可能控制得了自己?於是,一種詭譎的現狀叫人百味雜陳:小新家在半山腰,兄弟倆一個穿著一雙看上去非常小的兒童涼鞋,另一個拖著一雙很大的藍色拖鞋,每天在學校和半山腰上的家之間來回穿梭。就是這樣貧苦的留守兒童,卻在遊戲消費上出手大方。
 
客觀來說,青少年占很大用戶比的國民遊戲,在控制低幼消費上是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的。相關統計顯示,截至2017年12月,我國網民規模達7.72億,其中學生占25.4%。於此背景之下,遊戲上癮等問題不宜久拖不決——這不是虛化的企業社會責任,而應該是剛性的社會規則問題。
 
凡事總有辯證法,留守兒童的網遊癡迷問題,也是一個巴掌拍不響。除了遊戲平臺疏於引導與防控,學校及社會在大文化供給上的短板,也是昭然若揭。放學了、作業做完了,孩子幹什麽?除了清苦的學業,還有什麽文化消遣能拴住孩子的心?這些問題,很現實,也很容易被漠視。換個更直接的問法:你讓不打遊戲的留守兒童玩什麽去?這已經不是“剪刀石頭布”或“馬蘭花”的時代了,指望靠屏蔽的思維禁止留守兒童接觸網遊等顯然太不現實,真正的問題是,學校、社會和政府職能部門在大文化層面提供給留守兒童怎樣的選擇?
 
這些年,數千萬留守兒童生存安全備受關註。安全固然是底線,但於此之上,還有精神與文化的需求亟待求解。把留守兒童從手機沈迷的失範中拉回來,教育等職能部門恐怕真要使出洪荒之力才行。讓留守兒童的精神文化生活更充實更精彩一些,手機才不至於成為他們成長中的洪水猛獸。